中俄提交外空条约新草案防外空武器化

据新华社电 中国与俄罗斯10日在日内瓦共同向裁军谈判会议(裁谈会)全体会议提交“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、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”的更新草案,提出通过谈判达成一项新的国际法律文书,防止外空军备竞赛和外空武器化。

2008年中俄曾提交草案

中国曾于1985年、2000年、2002年向裁谈会提交工作文件,全面阐述中国关于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基本立场。随着中国航天能力的逐步增强,中国更加重视对外空的和平探索和利用。2008年,中俄共同向裁谈会提交“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、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”草案,以作为裁谈会就防止外空军备竞赛问题谈判国际法律文书的基础。

旨在推动国际法律文书缔结

中国特命全权裁军事务大使吴海涛本月10日在裁谈会全会上说,结合外空安全领域新的形势发展和各方意见,包括政府专家组报告中提出的建议,中俄此次对草案进行了更新和完善,主要是对条约的定义与范围、组织机构、争端解决机制等条款进行一些补充、修订和细化。这一新草案旨在推动裁谈会向谈判缔结国际法律文书继续迈进。

“外空事务”谁在管?

外空:即外层空间、宇宙空间,是指地球大气层及其他天体以外的区域。

海拔100千米高度为卡门线,是现行大气层和外空的界线。

领空:指主权国家领土和内水上空的空气空间,是国家领土的组成部分。领空不包括外层空间。

外空武器化由来已久

★1959年、1962年 美苏分别发射第一颗军用照相侦察卫星,外空军事利用的局面从此出现

★1972年 美苏签订了《美苏关于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》对外太空武器的发展进行了限制

★上世纪80年代 美国提出“星球大战”计划,实际上就是实现武器太空化

外空武器有哪些?

各类军用卫星等

外空武器(如太空战斗机)

部署于外空的天基反导武器

管理外空的国际组织

联合国大会:每年均通过“防止外空军备竞赛”的决议

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:1982年以来把防止外空军备竞赛作为议程之一,曾在1985年至1994年间连续10年设立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特设委员会

“外空委”: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1959年成立,截至2013年有70多个成员

现有“外空立法”(部分)

●“外空条约”(1967年签订)

被誉为和平利用外空的法律基石,号称“空间宪法”,规定了从事航天活动所应遵守的10项基本原则

●“月球协定”

●《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》

●“营救协定”

声音

新草案结合近年来外空安全领域新形势,平衡考虑各国提出的意见和关切,对两国2008年提出的条约草案进行了修改和完善。这是中俄为推动谈判制订外空军控条约、防止外空军备竞赛做出的积极努力。

维护外空的和平与安宁,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。借此机会,我愿重申,中方一贯主张和平利用外空,反对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。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尽早以中俄提交的条约草案为基础,谈判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条约,从根本上维护外空的和平与安全。我们希望,个别国家认真倾听国际社会呼声,以建设性态度对待上述谈判倡议。

——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1日表示

■ 解读

1 为何需要新“外空条约”?

现有外空立法无法防止外空武器化

军事专家宋忠平表示,美国2001年宣布退出1972年与前苏联共同签署的《美苏关于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》后,对太空武器已缺乏国际条约的限制。

又讯 中国特命全权裁军事务大使吴海涛说,中方一直推动将防止外空军备竞赛作为裁谈会的优先事项,这是因为,随着空间技术飞速发展,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的风险也进一步上升,这将阻碍和平利用外空,破坏各国在外空的安全互信,打破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,不利于核裁军进程。与此同时,现有外空立法无法防止外空武器化,也不能有效防止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。据新华社

2 谁在争夺“制外空权”?

美国不支持谈判禁止太空武器

冷战结束后,在民用和军事利用外空领域上遥遥领先的美国,对可能制约其技术和装备发展的任何国际条约谈判均持消极态度,同时也是少数不支持谈判禁止太空武器的国家之一。

2005年,美国还打破以前在联合国这类决议投票中弃权的惯例,首次投票反对呼吁举行这种谈判。这项决议得到联合国160个成员国的支持,美国是唯一投反对票的国家。近年来,美国更加重视和依赖外空,大力推动的以信息技术和导弹防御为核心的军事变革均离不开外空,甚至提出了“控制外空”的军事理念。

2006年,时任美国总统乔治·W·布什签署新版《国家太空政策》。这份文件全面修订1996年老版《国家太空政策》,宣布美国会继续执行已有国际条约,但“反对发展新法律体系或其他制约措施,禁止或限制美国对太空的使用与进出”。 据新华社

3 外空武器如何研发?

定向能武器、激光器都是“星球大战”副产品

军事专家宋忠平说,从目前外空武器的研发实力来看,美国遥遥领先,俄罗斯也具备独到的能力。美国在外太空武器化方面,尤其在里根时期做了大量预研工作,而且很多已卓有成效,如定向能武器、激光器等都是“星球大战”计划的副产品,尽管这一计划没有执行下去,但在技术上都进行了前瞻和预研,有些也具备了一定的实战部署能力。包括我们熟知的X37B就是一个太空战斗机,这源于星球大战某个子计划的发展,此外还有X51A、HTV2等高超音速飞行器。

美国提出“星球大战”计划后,前苏联也对应地提出了国家振兴计划,这个计划提出要加强反卫星能力,比如自杀式卫星就是这一计划的产物。另外,现在俄罗斯的地基激光武器,能通过对卫星的照射,使卫星致盲或者摧毁。所以俄罗斯在这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。目前,中国也具备一定的反卫星能力,但中国一贯反对太空军事化。

4 草案如何能“通过”?

“签署国家越多,法律效应就越大”

军事专家宋忠平表示,该草案2008年提出后,在征求意见过程中,各国都有自己的考虑,几经修改。不过美国并不愿意签署这样一份协议,因为,美国要保持自己的反导优势,需要把一些反导武器放在自己的太空基地。美国现在不断试验反卫星能力,所以草案中也特别提到保护太空资产。

如果说2008年这份草案还是一个征求意见稿,此次这份已经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草案。对于最终草案能否形成决议,宋忠平说,如果由联合国主导,就可以让成员国来签署这个协议,签署国家越多,法律效应就越大,签署国达到一定数量就可以成为国际法,需要共同遵守。

本版采写(除署名外)/新京报记者 闫欣雨

(原标题:中俄提交“外空条约”新草案)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